献县汉墓群发现盗洞,警方出击,挖出一个盗墓

 新闻资讯     |      2020-01-27 01:24

献县汉墓群发现盗洞。警方迅速调查,挖出一个盗掘古墓的犯罪团伙,先后将多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3月7日晚,在献县小平王乡,4名便衣民警蹲守在一户人家院子外的角落里,静静地关注着这户人家的动静。

晚上10点左右,4名便衣民警开始行动。他们迅速架起梯子,敏捷地翻墙进入院内。院内关在笼子里的狗听到动静,立时狂吠起来。4名民警当即冲进屋内。此时,犯罪嫌疑人刘某正躺在床上酣睡。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抓捕民警向刚刚被惊醒的刘某亮明身份,第一时间将他控制:“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当晚,献县公安局民警在献县及陕西、山东等地分别对6名涉嫌盗掘古墓的犯罪嫌疑人展开抓捕。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2·19盗掘古墓案”至此全面告破。

2月19日下午3点多,献县公安局接到献县文保所工作人员报警。献县文保所工作人员称,他们在献县汉墓群M27号常陵北侧发现了一个盗洞和一些盗掘工具。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勘查、走访工作全面展开。

献县文保所工作人员介绍,献县汉墓群是两汉魏晋河间王、王子侯、功臣侯以及河间国相、尉等高阶官员葬于献县境内的陵墓的总称,是国务院公布的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常陵是献县汉墓群M27号墓,位于献县小平王乡,现存封土南北宽170米,东西长204米,残高3.6米,占地34680平方米。2月19日,献县文保所工作人员对常陵进行定期巡查时,在常陵北侧的耕地里意外发现了一条人为踩踏形成的小路。这条小路一头通往北侧的水渠边,一头通往常陵北侧中间的位置,工作人员在这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常陵边上有一堆玉米秸杆。在秸杆堆里,我们发现了一把锤子和一把手锯。在秸杆下是一层新土,扒开新土层,我们发现下面是一层两头被插在土里的木条。”献县文保所工作人员炸金花告诉民警,他们取下撑在土里的那些木条,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宽1.2米、长0.7米的盗洞口。

办案民警经过现场勘查发现,这个盗洞垂直深度2.4米,到达洞底后,向南延伸了7米,又向西南延伸了3米,一直通到了青砖墓墙前。民警在盗洞内发现了作案用的铁锨、洋镐、铁钎、绳子、塑料桶、塑料编织袋和一些矿泉水瓶。顺着盗洞前的小路,办案民警一路走到北侧的水渠边。在这里,办案民警发现了一些新土和一些破碎的墓砖。

“根据对案发现场勘查后掌握的情况,我们分析盗墓者应该利用铁锨、洋镐、铁钎等工具挖掘盗洞,并利用绳子和水桶、编织袋将土运到常陵北侧的水渠边。久而久之,常陵与水渠之间被踩出了一条清晰的小路。”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负责人李长青告诉记者,为了摸清盗墓者作案的具体时间,办案民警一面走访附近群众,一面调取现场监控视频寻找线索。

与此同时,由于盗掘古墓案件性质恶劣,献县公安局立即将此案向省、市两级公安机关进行汇报。2月20日,省公安厅、市公安局先后派出专家赶到献县公安局支援,“2·19盗掘古墓案”专案组旋即成立。

案发时间正值冬季,地里没人干活,周边住户离常陵也比较远,专案组民警在走访调查中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此时,负责调取监控视频的一组民警通过查看常陵附近的监控视频,初步确定了盗墓者的作案时间,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有力的线索。

“盗洞的位置正好位于监控的死角,但监控能覆盖小路的一部分范围。”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玛雅棋牌民警孙毅告诉记者,通过查看监控视频,专案组民警发现,案发现场白天一直没人出现,夜间偶尔可以看到案发现场方向隐约有瞬间亮光出现。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2月12日起,被人为踩出的那条小路开始变得明显,由此可以判断,亮光极可能是盗墓者点烟发出的火光,盗墓者应该是在2月12日之前开始实施盗墓犯罪行为的。

盗墓者夜间作案,使用了多种盗掘工具。专案组民警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判断,这起盗掘古墓案应该不止一人作案。本案极可能有本地人参与,多半是本地人勾结外地人共同作案。

根据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迅速调取案发现场附近以及前往案发现场必经之路的监控视频,寻找案发时段频繁往来的可疑车辆。经过一周时间的调查,专案组民警锁定了一辆遮挡着牌照的灰色长安轿车和一辆深色大众轿车。这两辆车多次一前一后在晚上9点左右前往常陵方向,等到次日凌晨3点左右再前往县城方向。

“这两辆车行迹非常可疑,车里不止一个人。车里的人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盗墓者。”孙毅告诉记者,专案组民警决定以车找人,一方面追踪嫌疑车辆的行动轨迹,一方面设法调查这两辆车的车辆信息。

通过追踪嫌疑车辆的行动轨迹,专案组民警发现,嫌疑车辆每次都在凌晨3点左右从常陵方向过来,驶入县城边的一个村庄。由于这个村庄内部监控条件较差,导致专案组民警无法追踪嫌疑车辆在此之后的行动轨迹。据此,考虑到盗墓者中可能有外地人,专案组民警对献县当地的宾馆等重点场所展开排查。与此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对全县与嫌疑车辆车型相符的所有车辆逐一排查。根据嫌疑车辆的特征,民警最终将当地一辆长安轿车锁定为重点嫌疑车辆,并围绕车主小五(化名)展开调查。随后,专案组又在小五所在的村庄找到了另一辆嫌疑大众轿车,车主正是小五的亲戚朱某。

“小五和朱某就住在常陵附近的村庄里,没有固定收入,也没有经济来源。两人都喜好赌博,有重大作案嫌疑。”孙毅告诉记者,通过围绕疯狂牛牛两人进一步调查,警方发现他们在案发前后曾与当地的刘某联系频繁。当地传闻刘某曾参与过盗墓,此人与小五、朱某是赌桌上的赌友。另外,两人还与3名陕西人有过联系,且这3名陕西人在案发前都曾到过沧州。陕西墓葬众多,盗墓犯罪活动猖獗。由此,警方分析这起盗墓案件至少有6人参与,是一起本地人与外省盗墓人员勾结共同参与的盗墓案件。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警方掌握的证据越来越多。一个以本地人刘某、陕西人李某为首的多人组成的盗墓团伙渐渐浮出水面。此时,抓捕时机已经成熟。专案组分兵多路,分别赶赴献县、陕西、山东等地,对6名犯罪嫌疑人展开蹲守布控。

3月7日晚8点,集中抓捕行动正式开始,各抓捕组民警同时动手,分别对6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这才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审讯进行得非常顺利。警方查明,刘某因赌博欠了不少钱,一直想弄点钱花。2018年底,刘某通过“朋友”联系到了陕西的李某,以传闻献县常陵里有一个青铜鼎为名,约李某到献县盗掘常陵。

随后,李某来到献县踩点,并与刘某见面。两人约定好,由刘某出资购买作案工具,并找人放哨,李某则负责招集人手实施盗掘。

2019年2月8日,李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先后从陕西和安徽分头赶到献县,在献县城边租房藏匿。此时,刘某已购买了工具,并约了本家兄弟刘某某以及小五、朱某一起负责放哨。2月10日晚,小五、朱某分别驾车,载着刘某、李某等8人赶到常陵北侧。“李某团队”开始“打洞”,刘某则带着人在不同的位置放哨。他们白天休息,晚上“干活”。一连干了5天,他们挖到墓墙下,发现墓墙已经塌陷,根本无法盗掘,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根据多名犯罪嫌疑人供述的情况,献县警方随即对其他4名犯罪嫌疑人上网追逃。4月8日,安徽籍犯罪嫌疑人胡某在安徽向公安机关投案。

目前,刘某、李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警方还在知否棋牌对其他3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